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 首页 » 污染与整治
整治恶性竞争引起刑事犯罪
作者:     日期:2017年09月06日     
廉江至广州大巴屡屡被砸背后:缘起同线大巴争客
被砸的大巴

  暑运高峰刚刚起步,但就在6月30日,由廉江市城南客运站开往广州方向的35辆大巴却意外地全线停开,300多名旅客只能望车兴叹。在当地政府部门积极协调下,一天后,大巴才恢复运营。

  停开的原因是,一段时间以来,廉江市城南客运站的“广州线”客运大巴频频被砸,于是“广州线”的股东们亮出了“出于司乘人员的安全考虑,被迫停开”的牌。

  在湛江的廉江、雷州等地,大巴被砸的事件不绝于耳,从去年9月13日到今年5月8日,已有多辆大巴被砸。砸车已成为危害当地治安的一大“毒瘤”。

  客运大巴,是人们出行的必备交通工具,同时也是一个充满了高额利润和竞争的行业,垄断的线路牌、高价的运营证、春运期间一趟一万元的高额利润,在这一切的驱动下,虽然管理部门三令五申地规范并要求“公车公营”,但形形色色的挂靠车、承包车仍然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着。砸车更是以它特殊的暴力方式集中流露出这个行业背后的问题。

  如此密集的大巴被砸,类似的治安事件循环不断,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原因:是大巴为争夺客源而引发的吗?还是有别的其他更不足为人道的原因?

  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,我们把湛江作为一个小小的标本,解剖其中的纹理,希望能够找出症结,还老百姓一个安全高效的客运大巴。

  文/图 广州日报新闻蓝页记者 邱敏、关家玉、李颖

  冯志海,廉江市城南客运站“广州线”公司职业经理人。他告诉记者:“仅6月一个月,我的车就已经被砸了三四次。”这一次被砸的不是大巴,而升级成了“广州线”公司股东之一的一辆“

宝马”。

  当时是6月29日晚上9时30分左右,“广州线”股东等人正在城南车站北侧的专线办公室二楼开会,研究相关工作等问题时,该专线负责人停在楼下办公室门前的一辆价值60多万元的新“宝马”,遭到三名持刀、铁管等凶器的歹徒的狂(砍)砸,致使该车左边车身、玻璃被严重砸毁或砸烂。

  事实上,“广州线”大巴从5月份开始已经被砸了4次。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:“广州线的大巴之所以频频被砸,不排除一些不法分子在大巴捆绑经营后力图插手其中,谋取利益。”而他表示,听说大巴捆绑后还涉及到加油的问题,有些大巴原来在某些加油站加油,现在捆绑后可能有些改变。但这些都是猜测,公安部门正在紧急侦破之中。

  同线大巴被砸缘起争客

  如果说冯志海他们的“广州线”大巴被砸原因还较为扑朔迷离的话,深圳线上大巴的被砸则起自争客。

  马东进,廉江市公安局局长,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廉江市客运出现砸车等案件,缘于车主和主车之间的利益之争,比如利益分配不均。砸车背后,实际上是行业之争,是被利益驱动的。我们高度重视,一出现,就坚决打击。”

  他表示,“以前,类似案件也有发生,但当时并不成气候。每到春节、中秋节等传统节日,这类犯罪会有所抬头。所以,我们在认为可能会出问题的时候,就会找交通管理部门和车主开会,不让黑势力介入、不让此类犯罪形成气候。今年,深圳线和广州线各出一次事抓了五六个人。”

  除了同一线路的大巴争客外,过途车的捡客也成为纠纷的主要来源。宋先生是去年“913枪击案”的受害者。他告诉记者,6月份他的车又被砸了。“从去年9月份开始,我的车先后被砸了五六次,其中在雷州被砸了2次,因为路边捡客。”

  第一次捆绑无功而返

  雷州市公安局程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对任何行业垄断、损害人民利益的事情,我们都会进行严厉打击。”他认为,“砸车等案件,仅仅是个案,在刑事犯罪中占不到比例。”但公安部门无疑是下了工夫的,据雷州市交通管理部门的有关人士介绍:“在2006年春运,雷州市公安局出动警力,护送外来车辆出城。2007年,没有再护送,但同时加强了巡查。”警察护送外来车辆出城,算是一个便民利民的措施,也真是一个无奈之举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不管是砸车也好,竞争也好,在湛江今天的客运市场都绕不开正在进行的一项改革:捆绑经营。

  “那几年情况更严重,几乎每辆汽车都配有专门的拉客仔,拉客仔之间相互争抢,一个客人没进客运站,人上了这辆车,行李却被抢到那辆车上了。”廉江市交通局党组副书记曾石祥告诉记者。

  麦国勤,廉江市交通局副局长,主管运管,他详细分析了廉江客运市场。“廉江的整个客运市场的发展可以大致分为几个阶段。1988年以前,区运输总公司一统天下,实行独家经营。1988年以后,是“有路大家跑车”,很多公司去买车经营,原属交通局的企业转归当地国资部门管理。客运市场也向个人放开,个体可以买车,然后申办经营,就是这一阶段打下了今天大部分车其实是个体挂靠的历史基础。1996年,针对个人经营抗风险能力太低,国家开始清理挂靠,个人不能经营客运,转向公司管理。2000年,交通部发文,实行公车公营。但事实上大部分的车还是以挂靠的形式存在,这些车各有其主,就必然产生争客等竞争,矛盾激化就出现砸车等冲突。”

  这一时期也有砸车,砸车的特点是“找当地烂仔去砸,砸一辆车,给500元,砸得越多,给得越多。当时有的团伙,这边拿了甲的钱去砸乙的车,那边又拿了乙的钱去砸甲的车”。车主间的竞争竟然养活了一批团伙。

  交通管理部门一直在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。“1998年,省交通部门组织在茂名开了线路管理现场会,提倡实行捆绑经营。后来,我们对城南汽车站所有车辆实行了捆绑经营,但各条线吵吵闹闹、分分合合。一段时间又维持原状了。”麦国勤说。

  这一时期,国家在长途客运方面也出台了许多规定。“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国务院规定,300公里以上、跨市长途大巴经营主体必须是3级以上企业。所谓3级企业,其中一条要求是注册资本为1500万元以上。”除了已经符合资格的廉江汽车运输总公司,廉江之前的那些小公司,如一运、二运就进行重组,将各公司中长途经营合并,组成安达公司,进行跨市长途运营。”麦国勤介绍说。

  简单捆绑到“股份制”

  安达公司事实上是一个空壳公司,主要负责收管理费,安达公司名下现有113辆车,全部为挂靠车辆,公司每月收取950元管理费。其中800元是交给二运、三运等原公司的,安达公司留150元。这个公司事实上就是为了满足国家对长途客运企业资质的要求,为了满足交通部“公车公营”合并而成的,除了公司名称不同,车还是个人的车辆,什么都一样。

  “这种空壳的管理公司在全国各地的客运市场都是很普遍的,交管部门对安达这类公司的管理也比较困难。”麦国勤说,“客运领域现行政策造成了安达公司只管收费却并不管理。车的经营、服务质量以及经营效益都与安达公司无关。现在经营主体多样,造成经营行为不良,根本谈不上服务质量。”

  第一次捆绑不欢而散之后,竞争又回到了原点:比如降价、送午餐、送矿泉水,到最后变成恶性竞争,从廉江到广州514公里,票价居然从平常的100多元最低跌到30元。车主终于走上了“分久必合”之路。而交通部门也总结了失败的教训,将捆绑经营从简单捆绑过渡到现在的“股份制”。

  “每条线有多少辆车,多少车主,大家坐下来,对每辆车进行评估,包括车辆的型号、年限、车况以及停靠的站点等,算出多少钱,折算成股份。大家推选有公信力的人来负责,司机排班、汽车维护等都是统一安排。”麦国勤说。当然这个股份制“公司”事实上并不是实体,因为车都是挂靠在安达公司下面的。

  在廉江城南客运总站,最早按这种模式经营的是珠海线。管海鸿是珠海线的一个股东,告诉记者:“当时7个股东买下了20辆车,总估价1000多万元,捆绑后利润逐年翻番。可能的话,还想注册公司。”

  冯志海,1998年就入行做客运,自己有两辆车,2006年底他把车卖了,广州线捆绑后,他就成了“广州线”聘的职业经理人。他告诉记者:“以前,因为抢客拉客的纠纷天天都有,抢得很厉害。现在线上35辆车,可以自行调配,成本减少了,收入也稳定了。”

  但砸车这一恶性事件却并没有随着第二次捆绑而减少。那么,捆绑了为什么还会频频发生砸车呢?

  “主要是针对外地车的砸车,现在各条线路捆绑了,外来的车平时不来,春运时才会来。很多外来车,其实也是本地拉客仔花几千块钱包的旅游公司的车,在本地乡镇之间跑,赚车票钱。这种拉客仔不是公司、不是车主,也不是司机,就是临时包车跑客运的。他们会抢本地客源,有时甚至会到站内把人用出租车拉出去。在乡镇,他们摆个桌子、放块牌子就开始卖票,票价很低,低到市里的乘客会专门坐车到乡下去坐他的车。”麦国勤说。

  这是放在台面上的一个原因,但真正大的原因不在于此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砸车涉及的是利益之争,长途客运利润高,这是谁也看得到的,有些势力是想利用捆绑的机会进入这条线,甚至垄断这条线,把原有的车主挤出去。

  “有人会来想买你的车,如果你不卖,他就天天来搞你。你可以全卖,也可以留股份。你的车老是被砸,开也开不了,你就只能卖给他了,那时他就垄断了市场了,他可以提价,雷州到海安以前票价是10元,现在要18元。”这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“公车公营”前路漫漫

  “客运的利润很高。光是春运期间,一辆车的利润就有15万~25万元。从廉江到深圳,单程的利润能达1万元。而在运营的准入上,1998年以后,廉江没有再增加过一张线路牌,现在的线路牌资源都是延续以前的。所以谁都想进入。”麦国勤说。“客运市场,不单是广东省,全国的情况都一样,廉江不是最严重的。现在,个别地方客运公司开始回

购车辆,真正实现公车公营,但是像安达公司这样的客运企业根本没有能力收回车辆。”

  针对湛江市运输市场运力过剩,运输企业中个体挂靠车辆和承包车辆过多,争客争货等恶性竞争现象突出的情况,湛江市交通管理部门近日推出几大措施整治营运秩序。

  这些措施包括:加快调整客运企业经营范围,对照企业资质条件全部更新线路标志牌;清理挂靠车辆,实行“公车公营”;取缔客运班线的非法捆绑或联营体;对所有客运班线实行经营期限管理,鼓励一条线路由一个经营主体经营,企业间可以采取收购、转让或置换等形式进行整合;明确营运车辆报废更新必须是“公车公营”,规定凡属个体经营的车辆,在两年内只报废不更新。

  然而,真正实行“客车公营”无疑前路漫漫。

  大巴被砸事件回放

  2006年9月13日,在雷州,歹徒持枪狂扫一辆海安到广州的豪华大巴,造成车主宋某和一名乘务员中枪受伤,据车主告诉记者,至今他的大巴已经被砸五六次。

  2007年2月19日,大年初二,廉江市城南车站“深圳客运专线”办公室,突遭3名歹徒持枪袭击。

  2007年4月4日凌晨5时,一辆大客车从深圳开往湛江,在路经湛江市赤坎立交桥时,被两三辆小汽车逼停,从车上跳下来十余名男青年,持刀、棍将车窗玻璃打烂,扎破车胎,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躲避。

  2007年5月8日以来,廉江城南客运站“广州线”大巴遭不明身份歹徒4次砸车,造成多辆大巴的玻璃、车体等不同程度被毁坏。 

推广1 MORE